• 业务范围
  • 新闻动态
  • 亚博体育下载app官网新闻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人才发展
  • 人才引进
  • 人才理念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亚博体育下载app官网新闻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不良资产,处置为王——2020年处置不良的六大难点

    “不良资产是逆周期的行业”、“不良资产是暴利行业”,这两句听得不少,但真正了解不良资产,可能没有几个人喜欢不良资产的处置;做好资产处置,需要知识经验、思维方法与资源手段综合构成的处置能力。不良资产处置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相信很多已经感受到了2018年下半年以来市场的寒冷、处置的艰难。


    从行业机构角度来看,相比拥有强大资金深度、大量服务机构、经验丰富的处置团队的大中型银行、四大AMC,他们不良的处置相对是主动的,更多的是合规性、程序性的要求;而小银行、放贷机构、不良资产二级市场投资公司等中小型机构,不仅要面对频繁变动的监管要求、宏观政策,中国大市场的巨大区域差异和市场惯性,还要面对周期性行业造成自身的先天不足。以下几点,纯属个人观察,供大家参考。

    1

    资产处置经验不足 
    银行业有很多年的不良率低于1%,高速增长的增量足以覆盖这些损失,主观上更愿意把人员、资源投入到做大增量而不是去处置不良。不良开始蔓延之后,很多地区的银行、甚至四大资产的分支机构都没有专门从事不良资产处置的团队,“三打”中的打包都需要临时去研究《批转办法》,更多的中小机构对政策、法规、处置流程都需要现学现卖。尽管2016年下半年-2017年底,不良资产交易市场火爆,打包的经验可能学了不少。

    2

     资产处置资源的不足
    做资产处置,得有人、有钱、有资源、有关系
    处置团队,拥有知识经验、思维方法与资源手段构成的处置能力的人才全市场都稀缺,优秀人才往往倾向于稳定性、资源支持更有优势的大机构。对于城商行、农商行等小型放款机构来说,财务资源不足或者说损失不起,是这些机构处置不良资产的巨大障碍,一转让(特指真实转让)就出现窟窿。再有社会资源、关系方面,如何推动债务人还钱、如何找到“债权”或“执行资产”的投资者、如何推动司法处置进程,往往有“点”的资源,没有“面”的资源,不良少好办,不良一多,会发现什么都缺。

    3

    处置方式单一,且很容易形成路径依赖
    前面有提到,小型机构因财务资源的缺乏做不来真实转让,我们观察到800多家银行、数千家非银、普惠、互联网金融,真正进行不良资产真实交易的机构不到百家。不能真实转让,那就打官司、催收讨债,或者先通道出表,再催收讨债。而不良资产的投资机构,特别是2016年以来,无论是持牌的AMC,还是各类非持牌投资者,甚至包括处置服务商,过去2年多,大家一说不良资产处置,指的都是不良资产交易,有一段时间说不良资产交易是“炒作成风”也不为过。不可否认,处置方式无所谓好坏,但在市场环境出现较大变化时,单一方式会导致团队已经形成路径依赖,使得处置效率下降、周期拉长。

    4

     期望值波动大,反射弧有点长
    “不良资产是逆周期的行业”、“不良资产是暴利行业”,这两句话一句说的是投资机会、一个说的是处置结果,或许都没错,但除了短暂的交易性机会,很难同时持续存在,好收购时不好处置,好处置时不好收购。无论是不良资产的生成机构、还是不良资产的处置机构,逆周期会不断的调低价格期望,交易清淡(2014、2015年),处置顺周期时会过于乐观(反正卖得出去),价格暴涨(2016年下、2017年)。资产处置的决策者与项目经办人往往分离,决策者的决策要依据经办人的间接信息,层级一多,反射弧会更长,这一点大型机构更明显。

    5

    处置思维积累的不足
    曾经有人统计过,说不良资产的老司机不超过1000人,四大AMC干了20年的不良,这是AMC的主业,据了解,信达、华融总分加起来大概各有400多人从事传统金融不良,长城约有300人,这还是回归主业后新聘很多新人之后的情况,而实际有着丰富处置经验、还在一线的少之又少。上文已经说过小机构会出现处置方式单一、路径依赖的问题;行业又普遍认为不同的人处置同一个资产,可能产生无数种处置结果。资产采用什么处置方式、需要调动什么资源、利益如何分配,达到更优的效果,都需要更多的项目经历、广泛的可动用的资源,更丰富的处置思路。

    6

    对资产质量的认知、持有成本的认知的不足
    做不良资产,资产质量必须带着资产价格一起说。别说什么优质的不良资产,怪怪的。从处置的角度,不良资产的质量往往要跟对应贷款的形成与管理结合来说,小型机构可能在内控、风险管理、客户选择上等方面要弱一些,形成不良的原因可能也要复杂得多。至于二级市场投资机构手上的资产状态,可能持有成本相对不低、被各路机构啃过没啃动。归根到底,中小机构的资产,内外的认知都会是“难处置”。再就是持有成本的认知,不仅要考虑当前的资产价格(或本息),更需要考虑资金成本、资产管理成本甚至机会成本;有一家信托机构曾经测算过抵押物司法拍卖一拍出去和三拍出去,持有成本会相差8-10%。中小机构可能会对持有资产的质量存在瑕疵认识不足、不太看重机会成本、对处置结果要求过高,导致错过处置时机、资产砸在手里。

    以上种种不管是主观造成的还是客观存在,随着时间的拉长大部分会随着业务规模扩大、团队经验增加,得到改善。